欢迎光临陕西资讯  保存网址   设为首页   加入收藏
1 风花雪月早春壹号,拈花微笑梅岭茶缘
2  凤凰良品
小区民宿:谁的利益,谁的忧烦?

民宿扰民,谁来监管,如何监管?

小区民宿:谁的利益,谁的忧烦?

装修一新的小区民宿。

装修中小区民宿拆了房屋主体。

“睡在山海间,住进人情里。”这是一个APP短租平台的推广语。如今,入住特色风情民宿已经是许多游客热衷的旅行方式之一。民宿,顾名思义就是民间住宿。民宿产生之初,本意是将城市居民的闲置房源拿出来与游客共享,也弥补了酒店在一些服务功能上的短缺。因此,很多民宿都是在成熟社区“生长”起来的。但是,这些高人气的民宿背后,却有着投诉不断、邻居受侵扰的无奈现实。近期,西安旅游到了暑期旺季,游客越来越多,游客与居民、民宿主与邻居之间的矛盾也愈演愈烈。

现象

现象一:房顶漏水让业主苦不堪言。西安市兴隆苑2号楼1单元的业主赵婷(化名)向物业反映,年前,她楼上的房东将房屋出租了,租户将房屋用来当民宿,每天晚上折腾得她睡不着觉。最近一个月,天花板开始漏水,她几次联系业主都无果。

在记者的采访中,她展示了一张前段时间拍的民宿装修现场照片。照片显示,客厅内的一堵墙被拆掉,主体承重结构的飘窗被拆后裸露出钢筋,原本是两套房子,中间已被打通,变成了一个310多平方米的大房间,过道两旁均是小房间,门上标有房间号,俨然是宾馆的模样。她家的天花板出现多处漏水,原因就在于楼上的民宿将室内改造成了6个房间,并配套了6个厕所,防水没做好所致。

现象二:游客同小区业主产生冲突。不仅民宿装修改造房屋影响了业主,大量游客的涌入,也对小区的业主造成了影响,业主和游客发生口角、打架事件经常发生。西安市尚豪家园的业主强勇说,他家隔壁就是一家民宿。上个月,民宿的游客将装着剩饭的垃圾袋放在门口,油污弄了一地,早上开门苍蝇都飞到他家里了,一股恶臭让他非常生气,便敲对方的门去理论。没想到,屋内的两名游客不但不道歉还冲出来殴打他。最后,民宿老板向强勇赔偿了医药费,才了结此事。

现象三:业主联名反对民宿,游客被拦小区门外。7月27日,在西安市东尚小区入口处,8名游客和3个小孩被保安拦在门口,由于没有业主卡,在40度的高温下,他们等了一个多小时民宿老板才赶到。但无论老板怎么解释,保安就是不让游客进小区。无奈,老板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让游客落脚。原来,该小区业主向物业写了一封“联名信”,要求取缔小区非法民宿,整治违法“住改商”。东尚小区保安提醒民宿老板,即便他们有小区的门禁密码,也不允许进入,一经发现,立即报警。

现象四:民宿改造违法搭建、侵占公共空间。西安市白云小区1号楼的业主刘强反映,他家对门的两户人家被二房东租下作为民宿。为了让民宿有独特风格,这位二房东打算拆除两户人家中间的铁栅栏,另外开两处门,将两套房改成四套小客房,以便四套单独出租。在改造过程中,该二房东将消防通道占为己有,并在消防通道里安装了密码门,将原来的一扇门封堵为墙,周边邻居苦不堪扰。

调查

邻居很烦,民宿经营者心知肚明。民宿借助互联网的发展平台,实现了井喷式的增长。它利用自用住宅空闲房间,结合当地人文、自然景观、生态、环境资源等,以家庭副业方式经营,提供旅客住宿。短租房有高性价比、特色、浓厚居家感的特点,比起传统酒店的客房更具竞争优势,如:Airbnb(中文名爱彼迎)、小猪短租、途家等提供的住宿。

调查中,记者通过小猪短租联系上了在西安从事民宿经营3年的刘雯。她坦言,周围邻居很反感她搞民宿,她打算改为整年长租,不再接受短租。但记者看到,由于价格实惠,目前她的民宿9月份已有10天被预订,就连“十一黄金周”前5天也被预订完。

记者又来到几个居民小区,一些业主忧心忡忡,普遍反映:小区里开民宿,经常见到陌生面孔,那些陌生人是从哪来的?底细如何?他们无从知晓,感觉特别没有安全感。

难点

民宿监管取证存在难点。那么,相关管理部门是否能对这种短租行为进行监管?对此,西安市御景龙小区的物业负责人王东强表示,在居民小区出现短租这种情况比较复杂,具有隐蔽性。因为它没有挂牌子、没有明显的经营标志,监管部门也不能直接到居民家里去,收集证据比较困难。如果套用现有的法规来执行,就只能以无证经营来查处,但目前辖区内还没有处理过任何一起。而且由于这些短租房都是网上预订和支付,取证也存在困难。

在采访中记者发现,正如物业工作人员所说,在交大附近,就有不下10家这样的民宿。民宿到底是属于宾馆、出租房屋还是其他?预订这种民宿,没有任何经营手续,虽然有人称他们是“黑旅馆”,而他们却有着自己独特的生存之道。明明挂着“住宿”的招牌,门口却贴着房屋出租的字样,他们从不称自己是宾馆、旅店或是客栈,而是称作短租房,或是公寓。言下之意是,入住的并不是投宿的旅客,而是租几天房子的租客。而这种租赁行为,在法律上要宽松和自由得多。

实际上,目前很多短租房经营者都是二房东,他们将房屋从大房东手中租下来,各类短租网络平台又给这些经营行为大开方便之门,更具隐蔽性,无疑给监管增加了难度。

某短租网络平台负责人表示,2015年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《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》中提出:积极发展绿色饭店、主题饭店、客栈民宿、短租公寓、长租公寓、有机餐饮、快餐团餐、特色餐饮、农家乐等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消费需求的细分业态,这被视作是从国家层面为短租公寓和长租公寓的合法性“正名”。不过,《意见》虽然给出了大方向,但至今还没有一个全国性的政策法规能够作出明确界定。短租的合法性发展,实际上还处于一个灰色地带。

探究

民宿定性不明,打击取缔值得商榷。西安市兰蒂斯城小区1楼的业主黄强向记者“吐槽”,他的孩子明年就要高考了,但是邻居开了民宿每晚声音很大,孩子晚上休息不好,白天犯困。他说居民楼开民宿明摆着不合法,为此,他投诉了多次,但为何不见取缔?记者打电话给太乙路街道办,负责协调这一投诉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街道也曾专门商讨过民宿的问题,并说民宿目前看来确实属于“无证无照经营”,但这是新兴产物,国外较为盛行,在相关法律法规缺失、定性不明确的情况下,是否应该予以打击取缔值得商榷。因而,街道办一直是将此事视为邻里纠纷来协调的,本意也是希望在善待新兴产物的同时,妥善解决矛盾。

但事实上,探究民宿这一新生事物的特点,它无需签署租房合同、无需注册备案、经营依托网络平台,与“日租房”“居改非”“旅馆”等概念并不能画上等号,完全套用现有法规存在不妥之处。也正因为民宿缺乏明确认定、缺乏准入门槛、缺乏监管抓手,导致民宿遍地开花、良莠不齐,扰民日甚。

说法

对此,陕西永嘉信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红玲说,从运营模式上来讲,短租实际上是一种经营行为,更接近宾(旅)馆,而参照宾馆标准,普通住宅既没有登记注册合法工商手续,也没有通过消防和卫生部门的检查,住宿旅客实名制登记要求也无从落实,在消防、治安、卫生等方面都存在着严重的隐患和漏洞,工商、公安等相关部门可以对其进行监管。

此前,西安出台了全市首个促进民宿业发展的试行意见,但专家指出,这一试行意见对于民宿的界定较为狭窄,仅指“农村依法建设的闲置宅院”,对于当前遍布于城市居民小区的民宿而言,并不具有太大参考意义。

吴红玲律师认为,政策是框架,谁来监管、如何去监管,仍然需要法律法规进行规范。

思路

民宿健康发展还要有章可循。今年3月,商务部开始对《中国民宿客栈经营服务规范》这一标准征求意见,其中对民宿的定义、民宿的基本条件规定得较为详细,值得借鉴。

西安市国旅资深导游刘娜建议,民宿在西安的市场需求不容小觑。民宿的兴起也正契合了旅游经济的快速发展。因而,单纯“一棍子打死”也不尽合理,迫切需要规范发展,必须尽快明确民宿可以在哪开、应该怎么开等一系列基础问题。

记者验证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