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陕西资讯  保存网址   设为首页   加入收藏
1 风花雪月早春壹号,拈花微笑梅岭茶缘
2  凤凰良品
唐山“教科书式老赖”:我已经臭名远扬 没什么可怕的

原标题:【津云独家】对话“唐山教科书式老赖” 黄淑芬:“我已经臭名远扬了,没什么可怕了”

津云新闻记者陈玓怡

三年前,河北唐山人赵勇的父亲赵香斌遭遇了一场车祸成为植物人,历经两年多治疗最终去世。肇事司机黄淑芬却以各种理由拒绝支付法院判决的赔偿款,被网友称为“教科书式老赖”。日前,赵勇提起的“确认黄淑芬在女儿刘明月名下房产中所占份额”民事诉讼案在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法院开庭。庭审现场,黄淑芬否认为女儿的房产支付大部分首付款和还贷,坚称自己没有钱支付赔偿款。该案未当庭宣判。

黄淑芬(资料图)

在接受津云新闻记者采访时,赵勇表示黄淑芬态度恶劣,且一直在偷换概念进行狡辩。而对整件事的发展,黄淑芬也终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电话里,她对津云新闻记者表示自己“很委屈”:“我不是老赖,赵勇凭什么污蔑我和我女儿?他放出来的那些视频录音是他断章取义,他敢不敢放完整的、没剪辑过的?”

关于车祸:“我是出于同情,才没上诉”

2015年10月6日,赵勇的父亲赵香斌遭遇的一场车祸,彻底改变了这个家庭的命运。2017年12月1日,赵香斌去世,法医病理鉴定书显示,他的死亡与交通事故存在因果关系。随后,黄淑芬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,其涉嫌犯交通肇事罪一案立案。随后,该案在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,法院当庭宣判,黄淑芬犯交通肇事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。

黄淑芬来到法院(图中红圈者)

今年8月9日刑满释放的黄淑芬,提起这场近三年之前的车祸,表示判决过程中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:“当时赵勇父亲和其他两个人横穿马路,也都没下车推着走,我是为了躲他们,结果躲开了两个人,没躲开他,这才撞上的。之所以在双黄线对侧撞上,也是因为躲人躲的,本来我是正常行驶的,没超速也没逆行,这都是当时痕检能证明的。”

事故现场示意图

同时,她告诉记者,刚撞上人时,她没觉得事情有多严重:“当时他父亲还挺清醒的,还说让大家把他扶到一边去,我们怕破坏现场才没动他,谁知道后来出了这么大的事。”

黄淑芬认为,唐山公安交警九大队认定无任何违章行为者主责,骑车横穿公路严重违章者次责,是黑白颠倒的错案。此外,对于赵香斌的去世与交通事故之间的因果关系,她也存有异议,“当时赵勇为了证明他父亲的死和交通事故有关而申请了尸检,但是我看到报告上写着他父亲有‘严重营养不良’和‘褥疮’,我想着他父亲的死因是多器官衰竭,那会不会是因为没有受到好的照顾、因为营养不良而器官衰竭呢?会不会和车祸无关呢?因此才申请了二次尸检,并不是像赵勇在网上诋毁我的那样,不让他父亲安歇。”

赵香斌的尸检报告

对黄淑芬的上述观点,赵勇表示,两次法医学鉴定的结论显示,赵香斌为“交通事故致颅脑损伤后,长期处于植物生存状态并发多器官衰竭死亡”。“她是在偷换概念。”赵勇说。

对于法院的判决宣布后,为何不在当时提起上诉,而是要等到现在才进行反驳,黄淑芬解释说:“当时没上诉是出于同情。毕竟人家被撞了,又受伤了,我这边没什么事。而且交警当时跟我们说,我上的全险,保险公司的赔偿差不多够了。我因为同情他们,觉得让他们多拿点钱吧,所以想着算了,主责就主责吧,就把判决认下来了。”黄淑芬叹了口气,对津云新闻记者说,“现在我就感觉,真是好人难做。本来是为了他们着想,现在他逼人太甚,我只能说出来了。”

“当时她说她没时间,她忙,所以不上诉,现在又说是因为同情。她自己说的话都是矛盾的。而且这些矛盾不是我从逻辑上给她分析出来的,而是我有录音证据,是实打实的前后矛盾。”赵勇告诉津云新闻记者,“我为我的每句话负责,也希望她为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。”

关于赔款:“我想给他钱,但是执行部门不作为”

提到法院判决的135万元赔款,在之前的采访中,黄淑芬曾经表示,她“是做业务的,(这点钱)挣个两三年也就还上了”,“我不是老赖,我都赔了60多万了怎么是老赖了?”而赵勇则告诉津云新闻记者,事发至今,“黄淑芬没有主动赔偿过一分钱。她所谓的60多万,包括保险公司赔付的42万元,和在事件处理过程当中强制执行的部分。”

当年的事故认定书

黄淑芬对津云新闻记者表示,她认为,在判决中存在很多不合理的地方。“首先是后续护理费、营养费的问题,我当时觉得,判个三年五年的就得了,结果法院判了17年的植物人护理费和营养费,赔偿的‘大头儿’就是这部分。虽然17年比我想的长了,但是我也想让他活着,我真的是同情他们爷俩儿,人心都是肉长的。我一看就别上诉了,感觉挣上几年也能还上,17年就17年吧。但是现在他爸爸已经去世了,我就想问问赵勇,这部分费用还是要赔吗?这不是在讹人吗?”

对此,赵勇表示,黄淑芬现在操作上有一些问题:“这个是法院判决的结果,她如果不服,不应该和我纠缠,而是去走正常的法律程序。这是法律上需要她承担的义务,我并不是在‘讹人’,只不过是没有放弃我的合法权益而已。”

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法院

此外,黄淑芬还指出,她一直也没有说不赔钱,只是那剩下的86万元,她无法一次性赔偿,希望可以分期。“谁也不是大富大贵,一下子拿这么多钱。我一开始就商量说先拿10万,后面的慢慢赔,跟法院的人协商,他们让我多拿点,说先拿30万。我说我最多拿20万,后来就没消息了。我也不知道这个事应该去找执行局,后来我去找他们,负责人总是‘出差啊’‘不在啊’。我是有赔偿意愿的,一直想给赵勇钱,但是执行部门不作为,耽误了这个协商,引起了我和赵勇之间的矛盾。”

对黄淑芬的这种说法,赵勇表示不能接受。“执行部门一直在联系她,但是她的手机关机。她一直说挣个两三年就还上了,现在这事过去多久了,她还了吗?”

今后的打算:“我已经臭名远扬了,没什么可怕的了”

黄淑芬告诉津云新闻记者,现在的她,已经没有能力赔款了。“我之前说两三年能还上,是因为我那会儿做业务,我努力多做几单,也就还上了。现在我已经被赵勇搞得身败名裂了,工作也没了,估计以后也不好找了,不挣钱拿什么还?”

黄淑芬的女儿在家中上课的健身区

黄淑芬表示,她现在是靠女儿在养活,“女儿每个月给我两千,再还六千多的贷款,根本没剩什么过日子的钱了。”提起女儿,黄淑芬泪流满面,“赵勇逼得我女儿要死啊!事是我做的,人是我撞的,他为什么把我女儿的信息在网上公开?我女儿是健身教练,公开之后所有的健身房都不让她去上课了。现在开庭审理的这套房子,是我女儿2014年买的,那会儿我们怎么会想到2015年有车祸发生?怎么会转移资产?这套房子跟我无关,是我女儿的,赵勇干嘛逼我女儿?她几次要自杀啊!”

黄淑芬提供的证明购房时间的收据

不过,黄淑芬也告诉津云新闻记者,目前,女儿在一家新开的健身房找到了工作,底薪2500元,一节课150元,一周30节课左右,基本能负担每月的开支。还有一些老学员到女儿家里来上课,又能挣一些钱。“赵勇说我们人品差,如果我们人品差,人家学员会追到家里来吗?”

谈到今后的打算,黄淑芬表示,她会继续通过法律程序为自己申辩。“我本来觉得我服完刑了,这事就过去了,没想到赵勇还追着我们。”她擦掉脸上的泪痕,接着说,“我现在没工作了,也臭名远扬了,最差也不过如此了,我还有什么可怕的。我一定会一步步地为我和我女儿讨回公道。”

对于黄淑芬的态度,赵勇表示“无话可说”,而面对未来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的“拉锯战”,他表示自己会坚持下去,“不坚持下去都对不起我这三年。”他对记者畅想原本的人生轨迹:“如果没出这件事,我现在应该考了建筑师证,在天津定居,有一份稳定的工作。而现在,我变成了什么样子?”他望着远方,告诉记者,“事情发展到现在,我必须要维权到底。”

记者验证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