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陕西资讯  保存网址   设为首页   加入收藏
1 风花雪月早春壹号,拈花微笑梅岭茶缘
2  凤凰良品
在印度乘火车:没见旅客外挂车厢 但乘卧铺得藏好鞋

到印度的第五天,同伴说:明天我们乘火车去菩提伽耶。

啊哈哈哈,终于要乘!印!度!的!火!车!啦!

你不坐在顶棚上,好意思说在印度乘火车吗?

你不挂在车厢外,好意思说在印度乘火车吗?

2018最具那个什么格的朋友圈照片是什么?

那肯定是:在乌泱乌泱的黝黑色人流里,我悬挂在火车外,努力保持微笑,嗯,最好还扬起手臂!

关键是,这场景,别人无法复制啊!

       这些流传甚广的火车图片、视频果真来自印度吗?这明明是孟加拉的火车嘛!

我知道你不相信,我知道你的不相信源于你不愿意相信。其实,我也不愿意舍弃每次想到印度火车暗黑场景的窃喜,不,是狂喜,不不,是民族自豪感的油然升起。

但,做人要厚道。是不是?

听我层层给你推理啊:你看看照片里众多戴小白帽的旅客,说明伊斯兰信徒众多,孟加拉国的伊斯兰教徒占全国人口的90%以上。每逢古尔邦节,都是他们的返乡高峰。而印度,80%的民众是印度教信徒。

推理第二步:我们国内摄影界每年都组织很多孟加拉火车摄影团,团员们带回的作品验证了这场景的出处。

       还推什么理啊,你问问印度人民,问问常年在印度工作学习的同胞,再者,你去印度看看嘛。

然而,我们与印度火车亲密接触的那一刻,完全不像我想象多日的那样美妙。

同伴拿着车票预定单,反复询问加尔各答酒店的管理员,他们认真核对后,给出租车司机指了路。加尔各答好几个火车站呢!

保险起见,同伴再次询问了司机,司机露着大白牙说:“没问题!”到了火车站,我们又把单子给引导交通的警察看,他果断地说:“进去吧!”在哪个站台呢?结果,一位执勤军人说:“你们走错了火车站。”

天啊!真是够了!

拖着行李箱,我们跑出车站,拦出租车,赶往车程半小时以外的另一车站。拥堵的途中,我平生第一次祈求火车晚点。

       当我们跑到站台时,列车居然准点进站了。我才意识到:这是始发站啊(在印度,只有始发站的火车才会准点)!

早说过嘛,在印度做事,一定要留有足够的提前量。

       这里必须插句题外话:千万不要向印度人问路!千万不要向印度人问路!千万不要向印度人问路!实在迫不得已,一定要问三人次以上,以答案获多的为参考。这一点,很多旅友都有深切体会,印度人的字典里根本没有“不知道”三个字。

终于,终于,上了印度火车!

好吧,我先科普一下印度火车现状。

印度火车分为多个等级,空调车有:一等空调卧铺1ac,二等空调卧铺2ac,三等空调卧铺3ac。非空调车有:普通卧铺sleeper,二等车厢2s。

       1ac的车我没有坐过,只在热门线路上配备,据说旅客大都是商务人士,一节车厢有5个列车员,提供饮食,一道一道地上菜,令人艳羡。

通常来说,一列30节的火车,只有1节2ac车厢,2节3ac车厢,剩下的则都是sl和2s。服务嘛,一分钱一分货,别指望上菜了,能见到列车员算你荣幸。

       印度火车票十分紧张,需要提前预定,有时候需要提前6个月(具体方法自行搜索)。火车票不贵,例如,我们买的3ac(就是三等空调车的卧铺),车程5个小时,大约70元人民币。

他们的退票手续很方便且费用便宜,所以,退票的也不少。于是,印度的火车票有一种独特形式——waitinglist,就是候补名单。

如果你买到了waitinglist票40号,那就是说你前面有30个人在排队,有退票的依次递进。究竟等不等得到,开车前两小时,你可以上网查看,也可以到车站确认。

       还有一种票叫rac,你拿着票可以上车,但铺位没有确定。开车后,列车长会给你安排,是不是让你和其他人挤一个铺位就不好说了。

印度火车对外国旅客表现出友善,大城市的车站售票处设有对外国人的窗口或办公室,各车次都给外国旅客留了些票,只需多一点手续费。当然,别侥幸,你最好还是提前预定。

       终于,终于,我们上了印度火车!

说好的火车顶棚呢?说好的车厢外挂呢?对不起,那是绝对不允许的。人家铁路也有规章制度啊。

车上旅客没有坐满,更没有拥挤场面。

       我有些沮丧,放下行李就看着同伴忙乎。首先,她要藏起我们的鞋。对,先藏鞋!有攻略说,印度火车上有丢鞋的现象。没有鞋,就真的人在囧途了。

       她反复观察隐蔽位置,藏好,再拿出,再藏好,倒腾了几个回合。然后,她逐一铺开自带的床单、被单、枕巾,小心翼翼地躺下。其实每个卧铺发了一个大纸袋,里面有毯子被单枕巾等物。其他人都这么使用,包括欧美的年轻旅客。

睡什么睡?起来嗨!这可是印度的火车啊!

印度的火车上热闹非凡,像个集市。车门处没人立岗验票,每到一站,小商小贩鱼贯而入,卖艺乞讨很常见。

平心而论,火车上叫卖的饮料食品价格绝对公道,没有加价,没有强买强卖。咖啡5毛钱人民币一小杯,油炸的甜点(齁甜齁甜的)、五彩的糖豆一份一两元人民币。

我对面的旅客叫住一个小贩,小贩就蹲下来开始给他擦鞋——原来这是擦皮鞋的。火车启动了,小贩们跑到车门轻身一跃,稳稳落地。

       火车行驶间,还是有列车员查验车票。他们拿着预定名单,逐人落实。看来,逃票还是有风险的,起码,卧铺车厢不容易。

印度火车中低端的sl和2s车厢我们没有去过,车况不好推测。据说通勤时间段还是比较拥挤的,秩序和卫生也令人恐惧。但是,再挤也没把人挤到顶棚上啊。

       印度的火车站进出没有限制,也不查票。于是,车站奇观就是,横躺竖卧一大片,裹着盖着裸着的,就像敦刻尔克大撤退。你闹不清他们是赶路的还是借宿的。

       第二次乘火车,是从阿格拉到斋普尔,就是从泰姬陵到粉色城。一样的空调三等卧铺,票价约55元。这一回,我们格外谨慎,一下子就找对了车站。

我的笑容还没完全展开,就听同伴说,火车晚点4个小时。

       4个小时,就是半个工作日啊!其实,印度火车准点就跟中彩一样,基本没指望,晚点10个小时也不奇怪,没人给你解释原因。看看人家印度人好脾气,不质询不吐槽(吐槽我也听不懂),不掀桌子不砸牌子。一席一卧,一坐一忘,安安静静。

       我们也要想得开,到寄存处存了行李(很便宜,一元五角人民币,不限时),坐着突突车找家酒店的制高点去看泰姬陵了。世界第七大奇迹嘛,此生多守望一会儿是一会儿。

       等再回到车站,又被告知,火车继续晚点5小时。

       电子显示牌上没有文字,广播里也没有提示,车站工作人员也不露面。就在无聊的等待中,我突然发现小商贩们快速跑动起来,跳下轨道,爬上站台,摆开货摊,得,火车要进站了。但他们是怎么知道的?

就这样,在晚点5个多小时之后,我们终于上了火车。然后,我看着同伴把鞋藏好,再拿出,再藏好。

文图:邵欣

记者验证
关闭